为何《灌篮高手》中三井那段“教练我想打篮球”获得如此高的评价?_动漫资讯网

  发表于

这句台词是整部灌篮高手当中,作为“赤木刚宪剧情线”和“三井寿剧情线”最终合并、承上启下的关键。

赤木刚宪的剧情线当中,赤木最大的闪光点是“称霸全国”,请注意,这个闪光点,是三井先提出来的,他身怀绝技,永不放弃,雄才大略,对安西光义老师忠心耿耿,甚至拒绝了陵南教练田冈茂一先生的若渴求贤,就为了在安西老师麾下和湘北一起威震全国。

这个闪光点,是后来才揭开的。所以一开始,赤木剧情线就把三井剧情线给埋住了。这样设置真是鬼神莫测。

遗憾的是,从高一开始,队友永远都是赤木的羁绊,为什么?因为三井寿伤了膝盖,进了医院,在短暂复出的过程中再次受伤,从此一蹶不振,成了不良少年。

而那个时候的木暮公延,还没有成为一个合适的第六人角色,只能是赤木身边的好帮手,却不是强力党。

如果三井高一时代身体健康,那么他和赤木的组合在安西光义的调教下,至少到全国大赛神奈川选拔赛的四强。当然,这是以赤木为篮下吸引包夹,以三井为进攻和组织核心的队伍。

但是三井废了,什么时候痊愈的没有仔细交代。直到高三才在这次打架事件中幡然悔悟,回到篮球队。而让他妒忌并且失去理智要砸掉篮球队的人,是县内的后卫好手宫城良田。以三井的信息获知能力,他不可能不知道宫城在高一的时候就进了篮球队。

那个时候三井高二、赤木高二、宫城高一,按照剧情设置,这三个人加上木暮,再找个宋兵乙,可以和海南大附属高中一较高下了,翔阳可能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剧情当中提到过,海南大附属高中在清田信长入队的这一届,在对抗、篮下等硬桥硬马的实力上,并不如上一届(如果我没有记错,牧绅一、高砂一马、武藤正是高三,而神宗一郎是高二),由于神宗一郎和宫益义范的存在,投篮能力和精准度冠绝全县。在这些人当中,清田信长是高一就开始挑大梁了,而武藤正这个路人甲自始至终就是木暮公延的实力,可能还强一些。

所以如果在同是高二的时候,三井、赤木、宫城、木暮治下的湘北,绝对和高二的牧绅一、高砂一马、武藤正有一打,神宗一郎是经过高一一整年的凶狠努力才成为神射手的,而宫益义范此时按照剧情,还在茫茫人海。至于陵南,高二的鱼住不是赤木的对手,高一的福田还未爆发出潜力光环,植草和越野更加不知道在哪里,只靠仙道、鱼住两人,根本无法抵抗湘北。

而翔阳,在四大长人进了高三的时候,被说成是全国联赛强队,事实上藤真健司在高二即打进全国联赛,结果对阵丰玉高中被南烈肘击,遗憾止步(应该是第一轮,剧情没有提到)。相对而言,海南大附属高中是全国联赛常客,以此来衡量,翔阳在高二时代,也应该不是湘北的对手,就算没有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的加盟。

但是井上雄彦大神就是这么心计深沉,就是这么残忍,生生拆散了神奈川县最好的搭档,而且一拆就是三年!

TMD!

在三井的剧情线当中,前期很单薄,直到率领铁男等人大闹篮球队,读者才知道三井原来是初中MVP,威震八方,这可是救世主光环,牛×闪闪。更威武荡漾的是,三井的剧情当中,隐含信息太多太多了,多到最后大爆发的时候,都是泪点。

第一,宫城认怂,如果不是突然见到樱木和彩子走在一起(这就是主角光环最恶心的地方)莫名暴走,他宁可挨打都要回篮球队。结果误伤了三井。这说明宫城对篮球队是充满了信心的。

第二,三井在安西老师进来之前,面对赤木就已经愣住了。赤木直接俩巴掌糊丫熊脸,他根本不反抗。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赤木是篮球队的精神支柱,也是当之无愧的核心。他没做成的事情,赤木做成了——成为球队核心。

然而他本应该在高二——至少是高二,就和赤木、木暮一起,带着高一小弟宫城,在安西老师麾下讨伐全县强敌,踏进全国大赛,称霸全国的啊!

这个遗憾,是到了讨伐山王工高的时候,才由木暮公延的回忆带出来的。

第三,三井和赤木本来就有成套的、成熟的战术。这条线是赤木故事线、三井故事线最终交汇并且推进剧情的大前提。

三井妒忌赤木身高以及篮下的统治力,于是强令赤木和他打挡拆。但是赤木认为自己身高和对抗强度占优,因此希望三井围绕赤木进行突分,甚至将三井的外围三分球作为辅助战术。

这就是两人矛盾的焦点。知道高三阶段,面对第一个强力对手翔阳,井上雄彦以三井逆天一样的20分,第一次证明了三井是可以做战术核心的。

甚至小胡子店长的回忆,更是让人对赤木的无力感耿耿于怀!这真的是耿耿于怀好吗!

按照画风,当时的赤木是高一,那个圆脑壳有一个很著名的场景,那就是鱼住威震赛场,赤木看不下去,提前退场,在场馆外说了一句“想威风就趁现在吧”,然后才是小胡子店长被揪脸,被威胁“一两年以后,我一定会来这里打倒他们”。

可是三井这个时候如果伤好了,归队了,哪来的小胡子店长说长道短的余地?????

这不禁又让人开始破口大骂井上雄彦,为什么是高三才把湘北捏合成型!为什么不是高二!

TMD!

在神奈川四强赛当中,面对海南,赤木受伤,核心其实已经变成了流川枫,不折不扣的湘北第一王牌,另一个战术棋子是樱木,如果不是他拼下前后场篮板,湘北顶不到最终一球决胜负的时刻。这个时候三井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剧情没有明确点出来,危机的全部放大,是在——

陵南战。安西老师心脏病入院,这个时候定海神针是谁?还有谁?

赤木脚伤未愈,患得患失。

樱木和福田一起耍宝,伤了自尊。

流川枫陷入和仙道的得分纠缠当中。

宫城着墨不多,但很本份。

能当老大的三井,偏偏在关键时刻力竭。这是三井第二次有灵魂人物的描述。

“好好想一想,如果安西老师在,会怎么办……”教练级光环全书通篇,只在这个曾经折翼的火焰男身上出现过。

仅仅一次。

如果不是最后主角光环爆发,先后打醒赤木、阻止仙道,加上木暮最佳第六人关键时刻出手,以及田冈茂一误算,湘北只能看着陵南前往广岛。

直到讨伐山王工高,三井的“安西老师,我想打篮球”才得到了完美的剧情呼应。

首先是开场以三井为战术核心,三分球、突分组织得心应手。但山王工高毕竟是全国联赛冠军,相比海南大附属高中,是更高的存在。而河田全面压制赤木、泽北全面压制流川、野边和小河田压制了樱木半场、一之仓聪防得三井根本连接球都困难……

这就是超一流高中篮球队的实力,也是三井和赤木这对拍档,在梦想“称霸全国”的路上,几乎搬不走的大山。

然后是半场前的微弱领先,掩盖了湘北参赛经验不足、整体战术单调的危机。

直到落后20分,樱木狂抢前场篮板,赤木被鱼住的萝卜丝弄醒,主动担任战术配角(挡拆)才放大了三井的战术价值。于是,开始了木暮的回忆,将三井和赤木的故事线,合二为一,推到最高峰。

这是初中全县MVP三井寿、高三级别的神奈川第一中锋赤木刚宪,共同携手,挑战天神一般的对手的开始。

这两人,在两年前就具备统治球队、合作无间、征战神奈川、对撼县内王者海南大附属高中的实力,是流川和樱木之前,最值得安西教练雕琢的璞玉。

命运(或者说是井上雄彦大神)就是如此的残酷,在争执、矛盾和受伤之后,三井蹉跎了整整两年,辜负了一个最不该辜负的人,那就是期待着和这两名灵魂人物并肩战斗的木暮公延(TMD……好想哭)

“安西老师,我想打篮球……”

为什么三井会在安西光义面前终于浪子回头?

因为三井和赤木从来就没有过并肩战斗的机会,而命运,给予他们的篇幅和时间,太少了。让人感动的是,木暮公延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终于,在最高的舞台上,他看到了真正值得信赖的战友。

而且,真正愿意配对、愿意彼此牺牲,愿意相互配合。

“赤木,你才是湘北的灵魂!”

而三井呢?

你们还记得三井在三浦台一战中出手三分,立刻把看台上的鱼住惊吓到跳起身大吼的场景吗?

这才是MVP的自信!

(为什么两次评价都来自鱼住……费解)

最终的呼应:这一天,我们已经等了整整两年。

漫画进展到篮球馆打架斗殴事件时作者没收住笔墨,篇幅有些长了,如果一部篮球番演绎了太多不关篮球的故事那不就跑偏了,于是乎作者将错就错把三井添加进了篮球队,是不是真的不清楚,是真的话感谢作者这将错就错的念头吗,创作了一个让很多篮球迷铭记的角色。如不是,那就是作者早就想好设计一个浪子回头的人物,更显水平。

归三井这件事,如果是高头或者田冈,一定会努力挽回三井。可是,骄傲破碎自尊消失的三井真的会听进去么?或许有回头的可能,可是会不会在高压下承受不了,变成下一个谷泽?

更何况,即使是田冈教练,也不是高压政策回回都成功吧?福田吉兆差点就毁在他手上。别忘了福田为什么没参加练习赛,正是因为受不了田冈的高压政策:田冈为了鼓励福田进步,采用不断打压谩骂他的方式,以至于让他无法忍耐,险些退队断送篮球生涯。

安西教练之所以没有那么强烈意愿的要求三井回头,归根结底,一方面是他尊重三井的意愿,并且不认为三井放弃篮球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他会在他想要打篮球的时候鼓励他,也会在他不想打的时

我是先看的动画,然后再补的全国大赛的漫画,漫画的分镜真是紧凑又精彩。当初还是学生,看动画的时候真没想到三井会加入篮球队,初次登场时他就是一个殴打宫城的小混混,我猜想接下来的剧情是樱木帮助宫城打败小混混增进两人的羁绊。三井刚带人进篮球馆闹事的时候对他是无比反感的,巴不得樱木赶紧把他们狠狠教训一顿,又一想篮球队如果参与打架斗殴会受处分的,兴许校方会暂停篮球部,所以湘北队的成员们显得很被动。

三井打掉木暮的眼镜时气愤程度到了顶点,突然剧情一转木暮捡起眼睛诉说了一个故事,在他们那一届有一名篮球好手是国中时的MVP,这人就是三井,原本他的成就不会比牧绅一和藤真差的,可在高一的时候在脚上未愈的情况下二次受伤,长期的告别了篮球舞台,当初最先喊出称霸全国口号的人就是三井寿,当时的赤木不过是大个子菜鸟,本来被三井带动燃起了打全国大赛的心,又随着三井离去而浇灭了,也难怪赤木会对球鞋店的老板怒吼;指着场上的牧绅一和藤真说到,

回忆结束后安西教练走进球场,这回三井的心彻底化了,直接跪在球场上痛哭着说:教练,我想打篮球。我相信凡是拼搏过的热血男儿不会嘲笑三井这一跪的,没什么丢人的,能重拾梦想比什么都好。

再次归队的三井荒废了两年体力远不如他人,技巧也生疏了很多,由全才变成了定点投手,发挥也不会很稳定,有时得分高有时得分低7a686964616fe78988e69d8331333431363539,但这样的三井仍全力以赴永不放弃,才真值得我们尊敬,比刻画一个顺风顺水的天才三分手要来的精彩。有人说片尾曲《直到世界的尽头》就是为三井而唱的,别说确实和三井的人生轨迹契合度最高,当BGM响起的时候,三井无可阻挡。

说说个人观点吧,对于三井寿而言篮球是他曾经的梦想,他也是为了篮球选择了,有安西教练的湘北高中。

他打伤宫城,也是因为宫城怀着他曾经的梦想,那个他想要彻底放下的梦想,所以他一次次得找宫城麻烦。他希望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放弃梦想是正确的,做些什么来证明“称霸全国”只是美丽的泡沫。

而实际上他心里一直想打球,“称霸全国”的梦想一直都还在。当他看到湘北队员们对篮球的那份坚守,那份执着时,他决定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的内心。

“教练,我想打篮球” 这简短的几个字,对于三井而言,是诺大的份量。作者在这一幕用了多个角度给了大篇幅的特写,正是想表达,沉积在三井心中多年的阴霾消散了。

《灌篮高手》是很多小伙伴们喜欢的动画片,10多年前风靡全国,现在仍然热度不减。在《灌篮高手》里三井寿这个角色非常让人喜欢,他的三分球杀手锏太厉害了,而且长的也蛮帅,所以很多人喜欢他。

他曾经因为安西教练的一句话,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否则真的没有机会了,让他重获信心,所以他特别感激安西教练,从心里尊敬他,真的把安西教练当做父亲一样,在教练面前他的确可以把最脆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他。

终于有机会进入湘北篮球队,他非常兴奋和激动,他说:“要带领湘北打入全国大赛,之后称霸全国”,多么有力量的一句话,当时给木暮和赤木也兴奋的不行,因为中学的MVP三井寿来到了湘北队,可惜好景不长,三井寿在一次比赛中受了伤,一声让他修养几个月,他自尊心太强了,不想在病床上浪费宝贵的时间,他带病训练,比赛,终于伤势复发,医生说有可能他再也不能打篮球了,让他心灰意冷,走上了小混混的道路。

跟一帮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抽烟、喝酒、打架什么都干,以此来发泄内心的寂寞和空虚,在此期间他最看不上别人打篮球高兴的样子,当时的三井寿真的很欠揍,心里越自卑,他的内心深处其实越渴望打篮球,他用这样的手段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有一次他带着铁男和几个小混混来湘北篮球队闹事,还用烟头烫地板和篮球,非常的嚣张,殴打了流川枫,因为流川枫的风头正劲,无论是外形和篮球才华,说白了三井寿有点嫉妒流川枫,但主要是为了“报仇”,因为宫城良田把他打进了医院,还把他的门牙给打掉了,借此机会大闹湘北篮球队。

幸亏有樱木和樱木军团在场,最后大猩猩赤木刚宪来了,才把此事摆平,扇了他很多耳光,因为赤木也非常恨他,恨铁不成刚,当初说的多么好,带领湘北称霸全国,听听就让人兴奋,赤木太希望球队能有厉害的选手,和他一起走下去,谁能想到三井半途而废,如今还来捣乱,所以他才打的三井寿。

此时他的心里崩溃到了极点,为什么他的人生这么失败,别人都在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着,但他呢,想学坏,想当小混混都当不好,人生太失败了,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篮球部的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白白的头发、胖胖的肚子,和蔼可亲的笑容,是他亲爱的安西教练来了,三井寿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他哭了,他嚎啕大哭,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教练我想打篮球”,此刻才是他内心的真是写照。

这一刻看哭了很多人,包括本人也热泪盈眶,虽然当时他的表情很惨,长长的头发,脸上鼻子上也都是血,但是此刻他是最帅的男人—三井寿,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在熟悉的,尊重的教练面前勇于吐露自己的心声,迷途知返,后来验证他果真是个好少年,有胆有识,忠肝义胆,球技出众,敢于担当,为了梦想和赤木一起打入全国大赛。

那么为什么这句话获得这么高的评价,因为他具有教育意义:

第一,他一个人对一件事物成为习惯,突然有一天丢死了,他的身心会不适应,受不了,就有可能走上极端,用错误的方式麻痹自己

第二,如果走上极端后,他的内心得到满足,没有人能控制他,他会继续走下去,直到深渊,那就无药可救了

第三,如果发现他还深爱着当初的某项事物,就应该及时的唤醒他,让他从新获得自信,给他台阶下,要不然怎么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当他又重新获得以前的工作,获得了以前的快乐,那么这个人将勇往直前,励志人生。

以上,就是“教练我想打篮球”获得如此高的评价的缘由。

我的观点是,因为那时候的三井像极了年少叛逆的我们,当自己重新正视自己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认可自己,就像安西教练认可接受三井一样。浪子回头金不换。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非常反感刚出场的三井寿,他完全是个彻底的小混混,恶心,而且门牙被宫城打掉,留着长头发,一脸颓废,让人厌恶,带着混混到体育馆,殴打宫城,甚至连宫城挨打求三井不要干扰他们训练,三井也不放过他们,完全是个像一个社会青年,一脸凶狠,后来铁男被打倒在地,三井不断被洋平一遍又一遍的打倒在地。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为什么一个混混那么硬气,连那个不可一世的铁男都被樱木打的跪坐在地上,三井寿却还是不断站起来,暮木站出来,说出那个原来的三井寿,我才明白,一个原来出场让我厌恶的三井寿却又那么一个最初那么远大的希望,称霸全国!

  在国中比赛最后一刻篮球飞出场后,三井寿被老爹鼓励道如果你放弃比赛的话,比赛就真的结束了,如果你没有放弃比赛,比赛就没有结束。在最后的9秒里,三井逆势投篮反超,获得MVP,选择了并不出名的湘北而拒绝了名校陵南的邀请,只为感激老爹,愿意让湘北变得强大,只是伤病断送了三井寿的一切,毁了最初的愿望,就算暮木说三井寿没有放弃篮球,那个一直沉溺在过去的三井寿依旧倔强的不愿承认。  最感动的那个场景就在那一集三井寿长发凌乱,鼻口流血,脸上因为被打伤痕累累,看到安西教练的时候,三井寿想到最初刚见到安西教练的那一刻,国中全县决赛,三井落后追着已经出界了的球心里已经放弃了比赛,安西教练拾起出界的球递给三井说道,比赛还没结束,千万别那么快放弃,如果你放弃了的话,比赛就真的结束了。他想起了自己在决赛中没有放弃,受伤后架着双拐去球场看篮球比赛,三井瞬间痛哭流涕,血流下满是伤痕的脸颊,跪倒在地双手支撑着自己,因为后悔羞愧,对着他尊敬的安西教练连说了两遍,教练我想打篮球,我想打篮球。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有血有肉,浪子回头的那个瞬间,放下了自己的自尊心和全身倔强,只因为最初的喜欢与执着,不管自己颓废了多少逝去的时光,纵然梦想早已离自己已经那么遥远,自己已经痛恨曾经深爱与喜欢的篮球,任然无法割舍,在这一刻,我也忍不住泪流满面,不是只是为了三井,还为了曾经高考落败后受挫后颓废不已的自己,最后在无人注视的角落里默默复读倔强的再战一年,而今大学已经毕业的我蓦然想起三井寿,热泪却噙满了双眼,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被社会打磨的忘了大学时许下的愿望,原来我还记得,我也许不可能实现,但我回想起安西教练所说的话,我也不会放弃,我不是三井寿,我却会站在三井寿的背后大喊三井寿,加油,也为自己。  送给每个曾经喜欢三井寿的孩子。

图文来自百度

三井寿以前就是篮球队队员,以为一些事情退出了篮球队。

后来就成了一个混混,没事就给他们找麻烦,这也是三井寿想影起他们的注意。

在一次大大出手后,他内心崩溃了,最后骨气勇气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我想打篮球】。

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不抓住就没有机会,他就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因为他已经高三了。

在说当时非常需要三井寿这位三分球高手。三井寿的加入补上了球队的短板,这是雪中送炭,你说这评价能不高吗?

站在安西教练的角度说一下吧,我觉得这个片段最打动我的是「尊重」和「原谅」。

在这个场景里,和自我和解的,不仅仅是三井,也有安西教练。

对老头子,年轻时候的我是颇有怨念的:为什么他在三井离开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劝过他回头?

长大后逐渐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如果安西教练真的不那么把三井当回事的话,那么在篮球场看到闹事的三井的时候,就不会一脸平静地扶起眼睛,说:“噢,是你啊。”

我发现:安西教练在谷泽事件最大的转变,不是从严到松,而是从强行把自己的观点压在球员身上,转变为尊重球员。

谷泽这件事,从篮球训练的角度思考,安西教练并没有做错,谷泽后来的失败也证明了安西教练的预测是正确的,可是为什么还是出现了悲剧?

正是因为当时:安西教练坚持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却从来没有问过谷泽自己的想法。谷泽只有自己吃了大亏之后,才意识到了教练的苦心,可是这时候天才已经陨落,一切为时已晚——这才是安西教练离开的原因。

后来的安西教练,在培养选手的时候,变得循循善诱拓展每个选手的长处,站在他们的角度帮助他们成长。

比如说对樱木,一开始樱木闹事,笑眯眯的说你是秘密武器,再比如和他两万球的赌约——安西教练几乎没有选手做过什么。

唯二的任性,一次是流川枫打算去美国的时候,安西教练坚定地制止了他,让他先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后来,流川枫得知了谷泽的故事,改变主意寻找安西教练的时候,安西教练也是很温和地鼓励了他。

在这个过程里,安西教练态度坚定,可是也没有逼迫流川枫改变主意。

另一次是在山王工业的时候,樱木受了伤,安西教练对他说:

“我很抱歉,我早就注意到了你的伤口,可我还是任性地想多看看你的表现……”

樱木回复: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对我而言,就是现在啊。”

回归三井这件事,如果是高头或者田冈,一定会努力挽回三井。可是,骄傲破碎自尊消失的三井真的会听进去么?或许有回头的可能,可是会不会在高压下承受不了,变成下一个谷泽?

更何况,即使是田冈教练,也不是高压政策回回都成功吧?福田吉兆差点就毁在他手上。别忘了福田为什么没参加练习赛,正是因为受不了田冈的高压政策:田冈为了鼓励福田进步,采用不断打压谩骂他的方式,以至于让他无法忍耐,险些退队断送篮球生涯。

到后期,福田很典型的一个特点就是极度渴望被夸奖,呼应一下剧情,和田冈带来的精神伤害显然关系很大。

安西教练之所以没有那么强烈意愿的要求三井回头,归根结底,一方面是他尊重三井的意愿,并且不认为三井放弃篮球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他会在他想要打篮球的时候鼓励他,也会在他不想打的时候尊重他。

安西教练最佳的学生赤木刚宪在这一点上完全继承了安西教练的思路,大家想想樱木被柔道社长挖角的时候,赤木明明非常的在意,可是还是让樱木自己选择,尊重他的意愿。

对于安西教练而言,篮球虽然重要,但是并不是勉强人参加的活动。

不过,说了这么多,看到这我的心情是很微妙的:一个严厉的,控制欲强的人,在犯了错之后,到底是怎么样把自己扒皮拆骨,才会让自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呢?

如果换成以前的安西教练,他能忍耐三井出走多久?三天?三个月?我感觉三小时都不行。

一个崇拜自己的天才选手就这样自我放纵,他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去容忍他这样的?

想了很久,觉得是因为「信任」。

安西教练始终相信,三井会回来。

不仅仅是因为他重视三井,同时他明白,对于热爱篮球的人来说,篮球社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社团活动。

所以,在所有人都因为三井的回归反映强烈的时候,安西教练的态度反而非常的慈祥,他一如从前鼓励三井那样,温和地和三井打了招呼,仿佛三井只是不小心迷路在外面走了一圈,而不是犯了外人眼里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相信你会回来,我在等你回来。

到这一步,安西教练也完成了和自己的和解。

同时,也给当时的我留了一个疑惑:篮球到底是怎么样的运动,让这么多人如此去爱呢?

最后说说三井:为什么三井看到安西教练,会哭着卸下所有的心防?

当他自以为毁掉自己的挚爱,就可以缓解心里的苦闷的时候,却在动手之后,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惨象。并不仅仅是篮球队感到痛苦,面对七零八落的球场,三井毫无疑问是最痛苦的那个人。

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在沉默了两年之后,都选择了爆发:赤木给了他重重的几个巴掌,木暮愤怒地质问他把自己的梦想毁掉几次才开心。这让他原本的害怕和恐惧,更是加深了一层。

然而,给予三井鼓励,是老师也是父亲的安西教练却一如既往地爱他,而且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他。

安西教练还是和从前一样,对他满怀感情和期待,一直等着他回家。

他所恐惧的,害怕的,担心的,一层比一层厚的压力和苦闷,在名为“谅解”的眼神和话语中,统统瓦解,一瞬间发泄了出来。

-“噢,是你啊。”

-你终于回来啦。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